杭州门户网
您的位置 首页 网友爆料 故事

《忆江南》最忆是杭州

藩镇叛乱,两河用兵,12岁的白居易第二次搬家,从徐州的符离出发避乱江南,五六年的颠沛,幸好是在江南,诗文唱酬,盛况空前,少年的眼里,满是风流雅韵。822年,知天…

《忆江南》最忆是杭州

藩镇叛乱,两河用兵,12岁的白居易第二次搬家,从徐州的符离出发避乱江南,五六年的颠沛,幸好是在江南,诗文唱酬,盛况空前,少年的眼里,满是风流雅韵。

822年,知天命之年的中书舍人白居易拿到了当朝皇帝唐穆宗的一纸外放任命,兴冲冲地从长安出发,恨不得一夜到杭州,“烟波三十宿,犹未到钱唐”,“杭州五千里,往若投渊鱼,虽未脱簪组,且来泛江湖”。

喜欢谏言和写讽喻诗的白居易厌倦了朝政昏暗,牛李党争,“半头白发惭萧相,满面红尘问远师”,他不再是那个“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蓬勃少年,不再是那个“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的忧郁少年,不再是那个“慈恩塔下提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的得意进士。当年在3000人的浩荡考军中,他成为考中进士的17人中最年少者,抱的是鸿鹄之志。可是出仕半生,朝中风云并不清朗,政治理想日渐泯灭。如果能安安心心地以儒修身,成就一番知足的事业,以释治心,获得心中的圆满,还能伴以山水、以风月、以歌诗、以琴酒,那再好不过了。

对白居易来说,“中隐”显然要好过大隐,好过小隐。

奔着江南的方向,那一路的风景多美啊,“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白居易的心中一片欢歌。

遇见白居易,是杭州有幸。这时候的杭州,一地鸡毛。

白居易十月到杭州,正逢杭州大旱,西湖严重淤浅,钱塘官员还不愿意放水让百姓灌溉,说剩下的水是要养鱼养菱,那可是钱塘的风水。

“且鱼龙与生民之命孰急?茭菱与稻粮之利孰多?断可知矣。”白居易力排众议,给百姓的农田放水。

他环游西湖,发现西湖水浅,蓄水能力非常有限,逢干必旱,逢雨必涝。他安排人手把原有的一段湖堤加高数尺,提升西湖的库容,再在南北各修数处涵、笕,用以引水和泄洪,保障湖堤安全。

他觉得百姓请水灌溉的程序过于麻烦,需要从乡而县、由县而州衙,一级一级上交陈状,再由州衙将批文一级级下发,等农民拿到批文,水稻都已经干死。白居易通告百姓可以越过县乡两级,直接到州衙要求放水,以免让审批环节耽误农事。

那时的杭州城水井都是沿江而掘,井中都是钱塘江的咸苦海水,唯有六眼水井是从西湖渗水,可是早已堵塞失修多年,已经成为枯井。他派人重新挖掘,引来湖水入城,杭州城百姓终于喝上了甘甜的淡水。

为了后人能够有章可循地效法他治理西湖水利,传承灌溉、沦井、通漕的经验,他写了一篇《钱塘湖石记》,“凡放水溉田,每减一寸,可溉十五余顷……余在郡三年,仍岁逢旱,湖之利害,尽究其由”,一个诗人、一个官员,也是一个事必躬身的农业水利专家。

“凌晨亲政事,向晚恣游遨”,等这些江山功业完成,这位历史上少有的快活诗人开始了他在杭州的诗酒风月,“半醉闲行湖岸东,十里沙堤明月中”……有诗歌会、有歌舞会,苏杭山水间,“两地江山游得遍,五年风月咏将残”,“十只画船何处宿,洞庭山脚太湖心”,同行的旅伴都装下了十只画船,连家妓都不会少于几十名吧。他务身安闲,舒心欢适,俨然成了江南诗坛的“诗酒主”,高兴之余,不忘写信告诉自己的好友元稹,“报君一事君应该羡,五宿澄波皓月中”。

朋辈来不及羡慕,连鸟莺都不及这般随性,“遇酒多先醉,逢山爱晚归。沙鸥不如我,犹避隼旟飞。”

那年春天,白居易来到了西湖边,此刻鲜花明媚,草长莺飞,闲人如织,正一派美不胜收的春日风景。白居易写下了千古名篇《钱塘湖春行》:

孤山寺北贾亭西,

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

谁家新燕琢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

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

绿杨阴里白沙堤。

诗人在水岸齐平的微波之上,见黄莺在歌,春燕衔泥,见新花迷眼,浅草没蹄。无一物不生动,尽得怡然风流。一处“早”字,一处“争”字,一处“新”字,一处“琢”字,寥寥数字, 美到极致。世间万物,原本都是那般存在,风拂雨滋,日照月耀,都改变不了它的本性。唯有走进诗人的灵魂里,从他灵魂里生发出千般美来,就有了包含着形式又包裹着灵魂的美。西湖就这样从物理空间走向中国文化的精神空间,被白居易写进了千百年来的游人心里,西湖开始明媚千年。

他把灵魂之美献给了西湖。

从白居易这里开始,西湖开始被诗人题咏,越来越多的诗性美被赋予杭州。

824年初夏,出任杭州刺史不到两年的诗人不得不领命北上洛阳,告别江南,一直以为“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到如今“处处回头尽堪恋,就中难别是湖边”。走之前,他把一笔官俸留在州府里,用作未来治理杭州的周转基金,“继守者公用不足,则假而复填”,一直到几十年后黄巢军队攻入杭州,这笔钱才下落不明。

离开杭州那天夏风习习,惜别依依。面对盛情送行的杭州父老,白居易潸然泪下,写了一首《别州民》:

耆老遮归路,壶浆满别筵。

甘棠无一树,那得泪潸然。

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

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

他有千般的不舍,他有万般的心忧,更有万万般的无奈。放不下,又不得不放下。

在他离开杭州的那一年,他的好友元稹要走了他全部的诗文,编辑整理出了《白氏长庆集》五十卷。

白居易是一个忙碌的朝廷命官,从803年授校书郎开始直到842年他71岁时以刑部尚书致仕,39年的仕途生涯,志在兼济却行在独善,他积极倡导新乐府运动,倡导诗歌“补查时政”、“泄导人情”,提出了“文章合为时而着,诗歌合为事而作”的文学主张。唐代文学史上,有一脸愁苦的杜甫,一身酒气的李白,唯有白居易的脸上,有深情也有诗意,有家国也有闲适。

他是一个悲悯诗人,“人生一百岁,统计三万日。何况百岁人,人间百无一。贤愚共零落,贵贱同埋没。”因此,他写了《卖炭翁》,写了《观刈麦》,写了帝王的爱情长恨悲歌《长恨歌》,写了天涯沦落歌女的《琵琶行》。在他语言“质而径”、言论“直而切”、故事“核而实”、形式“顺而肆”的诗文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用文字与笔墨的歌者,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唯有不为文而文。

这样的白居易,唯有江南可以给他一点隐逸。杭州既是他兼济天下的建功立业地,也是他精神放逐地,独善其身地,“自别钱唐山水后,不多饮酒懒吟诗。欲将此意凭回棹,报与西湖风月知”。离开杭州后的白居易,不再是那个酒歌快意的诗魔。

一年后的825年,他再次领命赴任苏州刺史,在任期间,他开凿了虎丘到阊门之间的山塘河,在山塘河的背面修建了一条名叫“山塘街”的路。可是,年华不再,“自觉欢情随日减,苏州心不及杭州”。一年之后,他因病去职,从此与江南山水遥遥。

北上之后,白居易多闲居洛阳,有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他说,“勿谓土狭,勿谓地偏。足以容膝,足以息肩”。他已经没有步履山河的力气,然笔端不止,那一年,他写下脍炙人口的《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篇篇江南,明净悠远,白居易为江南倾注了无限深情,他把自己的灵魂倾进了江南,白居易成为咏诵西湖锦绣诗篇最多的诗人。

从白居易开始,不管你以什么样的形式迷恋江南,诗性的深情,成为天下人对江南的情感基色。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首被千万人品味过、但从未定格过的《忆江南》,诗歌里那些跃动的意象成为中华民族最具深情和诗意的文化符号。

“古迹重湖山,历数名贤,最难忘,白傅留诗,苏公判案;胜缘结香火,来游福地,莫虚负,荷花十里,桂子三秋”,灵隐寺大雄宝殿里的这副对联,说尽了此间的江山与风月,最忆还是杭州。

扫码关注杭州生活精选公众号 杭州门户网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杭州生活精选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zjingxuan.com/gushi/45.html
杭州生活精选

作者: 杭州生活精选

杭州本地资讯,吃喝玩乐,生活办事,实用指南一手掌控;走进杭城精选,众享品质生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571-28886999

Q Q: 8088013

邮箱: 8088013@qq.com

工作时间:09:00 - 18: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