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城精选商家入驻
您的位置 首页 网友爆料

基金会筹款18万只给3千?授权系志愿者代签......

近日,浙江杭州的一位谢先生称千训爱心慈善基金会发起的公益项目,未经本人同意,私自用其个人经历和孩子照片募捐,筹得近18万,但本人仅获得3千。基金会称系为群体筹款…

近日,浙江杭州的一位谢先生称千训爱心慈善基金会发起的公益项目,未经本人同意,私自用其个人经历和孩子照片募捐,筹得近18万,但本人仅获得3千。基金会称系为群体筹款,也会继续资助谢先生的孩子。基金会秘书长称,肖像使用授权和申请材料是与谢先生对接的志愿者“代签”。

基金会筹款18万只给3千?授权系志愿者代签......

病历被轻松筹工作人员拿走却再无下文

谢先生是云南昭通人,去年四月份,他五岁的儿子浩浩被查出患有神经母细胞瘤。这是一种儿童常见的肿瘤。根据云南当地医院建议,从去年五月份开始,谢先生带孩子来到浙大滨江儿保治疗。一次偶然的机会,谢先生结识了轻松筹的一位工作人员。

谢先生:轻松筹的工作人员找到我们,就是说问我们需不需要筹款,那时候孩子局势很艰难,没钱,我们就说可以,答应了。

谢先生说,去年九月份,轻松筹的工作人员拿走了孩子的病历,还拍了照片。可是后来就没了下文,再后来,轻松筹的那个工作人员也联系不上了。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是上个月底,谢先生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新情况。

近18万捐款却和自己没关系?

谢先生:在支付宝那个公益平台里面,发现有我小孩的照片,然后有我家人的照片,还有我的籍贯,我的经历,然后现在捐款有十七万多。

基金会筹款18万只给3千?授权系志愿者代签......

大家竟然给自己的儿子捐款将近十八万,而作为求助者的自己,却对此事毫不知情,谢先生很震惊。在支付宝的捐赠页面显示,发起以及善款接收机构,是浙江千训爱心慈善基金会。谢先生提出质疑,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谢先生:他们说我自费金额不多,只有两千多,然后他们再给我捐一点,给我三千块钱。

公益平台收到近十八万元捐款,却只给求助人三千元。这是什么操作?谢先生说,一开始,千训基金会问他要十月到十二月份的医疗支出,他提供了七到八万元发票。对方审核后表示,他自费的比例过低,因此只能给他三千块钱。

谢先生:首先我要考虑的是,他们为什么用我的小孩照片去筹这个钱?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允许?然后一点,是不是我不发现这个问题的情况,这个事情就埋没了?

自费20多万 却只能拿3千捐款

两年前,谢先生和妻子离婚,之后,他一个人带儿子生活。到现在,孩子的医药费已经花了近五十万元,其中,医保大概报销了一半,另外的二十多万,是谢先生自己的积蓄,加上借亲戚朋友的钱。谢先生说,即使单算十月到十二月的医药费,他自费也不止两千,千训基金会凭什么认为他自费过低?只给他三千,有什么依据?近十八万元的捐款,剩下的钱被谁拿走?

为什么轻松筹的工作人员找到谢先生,最后却由千训基金会在支付宝上发起募捐?

捐款捐了18万,为什么谢先生毫不知情?

根据支付宝上的信息,浙江千训慈善基金会的办公地点在杭州蒋村商务中心,记者找了过去,却没有找到这家机构。拨打电话被告知,千训搬到了杭州聚光中心。记者随后赶了过去,千训基金会的一位秘书长出面,愿意说明情况,不愿意接受采访。

首先,这起募捐,千训是发起机构没错,但是,整个募捐,具体执行的,是浙江百草园公益服务中心。百草园与轻松筹有合作关系,从轻松筹得到谢先生的信息后,联系千训在支付宝上发布了募捐信息。

第二,募捐分为两种,一是公募,二是个人募捐。公募,也就是为公众募捐,这次的项目,根据支付宝上的公示信息,旨在帮助困境大病患儿,帮扶地区是整个浙江省。项目计划筹集198000元,其中,十八万是为患者提供医疗支持,剩余的一万八是执行机构管理费。在这十八万医药费中,为谢先生的孩子可以提供3000-50000元不等的治疗款,其余的钱用于其他患病的孩子。

看到这里,我们基本搞清楚了这起募捐的形式以及目的。但谢先生还是质疑,即使是公募,是否也应该把募捐情况对他进行告知?如果不是他偶然发现,那么筹得的钱,他是不是一分也得不到?而轻松筹的那位工作人员,为什么未经他的许可,将他和孩子的情况交由其他组织发布?

对此,千训慈善基金会表示,他们会与执行机构浙江百草园公益服务中心联系。

授权系志愿者“代签”

据了解,“宝贝健康回家”项目主要通过千训基金会下的“小兰花大病救助专项基金”拨款。

据了解,当事人谢爸爸在2019年8月通过百草园接受过千训基金会的资助,曾提交过申请协议,提交资料里包含了就诊证明、个人信息证明、贫困证明等,协议中有对孩子肖像权使用的确认。基金会在2019年9月份就拿到了到小浩的肖像使用授权,并在9月26日由百草园联络志愿者为谢爸爸和小浩拍摄照片、撰写文案。10月21日,基金会采用该照片和文案上线了“宝宝健康回家”大病救助项目。

但基金会相关人员表示,这份协议是与谢爸爸对接的志愿者“代签”。

基金会筹款18万只给3千?授权系志愿者代签......

对于“家人不知情”,千训基金会称是执行机构(百草园公益)的工作疏忽,在获得授权和照片素材后,上线具体项目时也应当让当事人知悉。

2020年1月9日,百草园负责人和千训基金会就该疏忽向谢爸爸当面致歉,并表示,小浩未来继续做化疗或者接受手术产生的费用,百草园、千训基金会将在符合资助标准的范围内,继续为其提供支持。

在此事件中,如果当事人认为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可以向慈善组织提出名誉权、隐私权、知情权等主张,可以要求对方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

对于公益组织来说,在发起公开募捐是时,应该尊重受益人、志愿者、捐赠人的知情权、隐私权,对知识产权、肖像权、知情权要做到充分沟通,获得相应授权,充分许可、知情。发起项目时,对项目资助的标准、流程,应该做好相应的披露和标准,这也是目前很多公益机构存在的问题。

扫码关注杭州生活精选公众号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杭州生活精选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zjingxuan.com/baoliao/803.html
杭州生活精选

作者: 杭州生活精选

杭州本地资讯,吃喝玩乐,生活办事,实用指南一手掌控;走进杭城精选,众享品质生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571-28886999

Q Q: 8088013

邮箱: 8088013@qq.com

工作时间:09:00 - 18:0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